A MANIFESTO FOR THE WELL-WORN HOME Dominique browning曾耗费数十年时间, 思索该如何营造一个旧得好看的家:这是最为精彩的家居风格。 让织物随年月老去,接纳缺憾,并收集意义深选的物件,让你的家由此开始感觉被人珍爱,洋溢居住的气息。 这个念头闪过
前几天有个客户朋友很疑惑的提出一个问题:你的作品里面没有做过中式风格,而我就喜欢中式风格,所以我会有些小担心。 回答这样的问题有两种答案:填充式的回答,即顺应客户的担心,打消其担心。还有一种就是引导性。这样的方式如果遇到一个对家的要求没有上
对于装修房子设计和施工两者相辅相成,都是重要的主儿。 而关于朵墨只设计不施工的问题也是大家问及最多的问题。 为什么只设计不施工,实在是因为我们精力已被设计占满,那些精密的商业战术,利益最大化也实在不是我们能驾驭得了的。更何况设计是迟早应该脱离
每次看三毛的书都有种全身发麻,五脏六腑被什么东西撞击了而带来的恍惚,小时候那些无人所知的怪想法和不合常理的行为让我在成年遇到三毛后再次被拉扯出来,有种变废为宝的感觉,对于我一直未对奇形怪状的旧我将其抛弃的行为,我简直庆幸得不得了。兴奋地血
而立之年,转身之间,不经意发现那一抹我曾经不屑的"灰",不知几何早已渗透到我的骨,的内心。我欣喜于没有因为自己曾经的偏执而与它错过!谢谢上天的眷顾。让我再一次沉浸在另一种雀跃当中,只是这次是轻轻的,自然的,放松的!正如菊中坦然:取悦自己,无关曲线和男人!
重庆朵墨设计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China Academy of Art
渝ICP备170008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