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最初的期待和最后的结果有什么不一样吗?” 她说:“很多设计的点,当初可能不理解或者又觉得只是装饰,是住进来以后才恍然大悟说: 哦 ~原来是这样的 哈哈!!!”
至于房间里刷的那壁浓浓的绿,很多人都以为仅仅只是我很喜欢用浓烈的色彩,她们不知道的是,我的每一位委托者,几乎都对生活有一种浓浓的眷念,是她(他)们对她(他)爱的一切的深情表白。 我只是恰好见证了这一切,用设计做了个顺水推舟。
最近几年,重庆成了网红打卡地,对山城司空见惯的我,倒是陆陆续续从外地朋友那里听了个新鲜。 比如平街进去的楼层其实是负七楼; 比如轻轨穿过房子; 比如过山车搬的公路。 说是新鲜,是因为本地人大概也从来不觉得稀奇,但在外地人的眼里就成了个趣儿。
院子里的花开了又谢,肉鼓鼓的香蕉不吃就会烂。尽管都是结实绚烂,但即使我不闭眼地日夜守着,都阻止不了最终的灰飞烟灭,就像我即使对她们不管不顾,只要根在土里,也阻止不了她们开出最美的花朵一样。
本案2016年设计/2017年底入住/2018年拍摄
重庆朵墨设计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China Academy of Art
渝ICP备17000829号